雨小宿🍎

专注爽文的无良心文手
cp洁癖bsd太中不拆不逆
近期有吃p5主明,偶尔会回以前的坑
非本命cp时有杂食倾向
喜欢玩性转的三流写手x
食用前注意前提要避雷x

【双黑太中】背弃神明之时(中上)

*接上篇的双宰x中也
*本章尬剧情还只尬了一半所以暂时没车x
*文力下降系列xxx
*感觉再不更新就要掉粉xxx(更了反而更掉好吧xxx)

——“我……无可救药地爱着我孪生姐姐的丈夫。”

——“可是我并不是故意的,因为……”

——“在他和姐姐结婚前,他与我是真心相爱。”
年轻女子道出自己内心的秘密,声音不由得开始颤抖。

两人踏入教堂之内,太宰治跟随着中原中也走向靠前的位置,因一瞬间的不适而使眼前的画面不由得扭曲地颤了一下,随后便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了。

中原中也挑了第二排的座位,太宰治站在旁边看着他沉默地靠在椅背上,似乎是多了几秒的停顿,中原中也随即将视线投向对方。

“站在那里干什么?身体不舒服?还是又在盘算着怎么瞒着我自杀?”

“并没有,”太宰治回话道,“只是觉得,中也在和我独处时安静的样子还真是少见。”

中原中也挑眉看着对方坐下来,两人间的距离不远不近,视线平行于前方之时,庄严静谧的教堂里似乎令人有种时不时飘出唱诗班歌声的幻觉。

萦绕在脑海中的话语飘然而起,仅差对方的一句交待,中原中也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无意间摩挲过置于自己膝盖上的圣经封面,红色的硬壳表面透过手套却依旧能感受到一丝冷意。

“那么,你想说的事,是什么?”

“啊……那个啊……”太宰治翘起一边的嘴角,语气里带着少许的微妙,“比起我先说,我比较好奇中也想说什么。”

“虽然向来谈话都是我先说话,不过这一次,我想听中也先说出来呢。”

——“孩子,先别哭。”

——“全部说出来会更加舒服一些。”

——“主正在看着你,孩子,说出你内心所困扰的一切吧。”

“先来后到,要找我谈话是你先挑起来的。”
中原中也似乎不愿与对方多加纠缠,眼神直视进那双好看的鸢色中全然的专注。

“这次急着让我先说出口,是准备跳开话题吧。”

“哈哈……”太宰治闻言不由得轻笑出来,“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中也呢。”

“如果是赎罪的话,我现在就进告解室听你说。”

“谁向谁赎罪还不一定呢。”太宰治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眼神里一度玩味。

“什么意思?”

——“他原本与我彼此相爱,他的温柔怀抱便是我的全世界。”

——“他给了我太大的我安全感,以至于我忽视了全部有可能从他身上下手的危险。”

——“而那些危险,却也是我的咎由自取。”

“中也,其实我并不觉得你适合做神父。”
从未从对方口中听过的话语从那时时刻刻保持着平和弧度的嘴中道出,中原中也却也没有作出任何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

“为什么?”

“你说过,你之所以成为神父是因为自己的家人全部都被杀害,自己孤独一人已然无依无靠,进入教会之后因自己的才华被修道院所选中,修得力量并成为神父为他人祈福告解,保佑众人的平安幸福,是吧。”

“是这样没错,这一点和我不适合当神父有什么关系?”
顿时静默的时刻,太宰治将视线投向了教堂一处那狭小的告解室。

“中也在这里当神父,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在做告解的时候遇见那名杀害自己家人的凶手吧。”

“如果中也真的碰见了那名凶手,还会像现在这样沉默地尽职尽守地维持现在的职位吗?”
平淡的语调伴着尖利的话语,宛如一具打磨光滑的木质品上带着的细微木刺。
太宰治并未将视线再次投向中原中也,却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复杂神色。

“真要有那个机会的话,那也早就来不及了,就算我找到了那名凶手,我也无法挽回家人的生命。”
平淡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忧伤,太宰治却依旧感受到了对方的释然。

“正因为我失去了家人,我才只能呆在这里,我的归宿,只有这里。”

“我想问中也很久了,为什么不考虑还俗?”
对方话音刚落,中原中也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一个画面。

教堂的不远处有一颗苹果树,而就在那棵苹果树下,一名少女向神父大胆表达了自己的爱意,神父笑了笑,温柔地拒绝了懵懂大胆的少女,中原中也躲在墙后无言地观察这一切,太宰治的眼神是那样的笃定与坚持,完全没有给任何人其他考虑的余地。

那便是与自己完全不同的,独属于那不被一切事物羁绊的,上帝般的眼神。

——“那便是我的孪生姐姐。”

——“她与我一样爱着他,仅仅是我比她抢占了先机。”

——“可我却一直任性地仅仅将两人间的关系停留在暧/昧阶段,从未回应过他的告白,只因为我一直都在享受着被他追逐的快/感。”

“我要是还俗了,某个天天喊着要自杀的混蛋还会被得救吗?”

“啊哈哈,那就不去救不就好了吗?”

“还俗再加上不救剩下来的那个混蛋神父,这间教堂就没有人管了。”

“更何况,那还是一个自诩比我更适合当神父的家伙。”
中原中也如是回复着对方的调侃,置于圣经上的手却在悄然握紧。

“事实不只如此吧。”

“你究竟想说什么?”

“中也,你也差不多该坦白了,你留在这间教堂的真正原因。”

“那也是我不认为你适合当神父的原因之二。”

“中也,你对我,究竟怀着怎样的情感?”

问题出口的那一瞬间,空气再度凝滞,庄严的教堂里似乎顿时充满了重压,那是来自上帝的愠怒。

——“或许那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那样的爱着他。”

——“以至于在我下定决心想要回应他却也失去他的时候,我会如此的后悔。”

“不向我坦白出来吗?怀揣罪孽的神父大人?”

中原中也知道对方此时调侃的语气并不是在向他开玩笑,却也依旧有种被对方耍弄了一番的感觉。

就像是,对方本人置之度外一般。

“即使你明知道,这种情感不可在主面前坦白?”

“说要好好谈谈的人可是你啊,中也,难道你要食言?在主的面前?”

中原中也的眼角不自觉地跳了跳,盯着对方那一如既往令他不爽的眼神看了一会儿,从容不迫地放下手上的圣经,保持着平静的表情上不自觉地染上挑衅的色彩。

“太宰,和我比试一下吧。”

“诶?等等?你是说在这里吗?这里可是教堂诶,在主的面前实行暴力真的好吗?”

“在宣誓和平的教堂里实行暴力确实不妥,不如说确实是对主的亵渎,但如果对方是一只恶魔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藏于腰间的短刀瞬间出鞘,耀眼的金属色泽拥有着刺痛深渊之物的锋利感,太宰治下意识起身向后退去,眼前则是中原中也执刃向自己袭来的画面。

平日里那片蕴满沁人之意的冰蓝色此时却翻涌着肆虐的狂风骤浪,周围的景象一度扭曲显现出法咒印记的光芒,全然将空间封锁在两人之间。

身前身后被对立的力量所包围,太宰治在挡回几下中原中也的近身攻击后不得不将身形还原至恶魔形态,避开身后法咒光芒的冲击,黑色的三叉戟挡住了银色短刃的刀尖。

金属色的火花在两人的武器间陡然升起,对方防御自己攻击的方式与对自己下一步攻击的预测和那名神父完全一样,这个事实令中原中也不禁皱起眉头,微微眯起自己好看的眼眸,迅速作出了一个决定。

太宰治直视着对方细微变化的表情,顿觉三叉戟上的重量顿时上升,注意力便慢慢集中到抵挡那锋利的刀尖上,中原中也趁机伸出一条腿对准太宰治的腰部,迅速衡量了伤害大小后,太宰治握着三叉戟的手突然脱力,及时用手触碰至对方并推开。

顿觉力量像是水蒸发一般突然消失的中原中也借着鞋底与地面的摩擦站住脚,抬头望见方才被自己刺中一刀的恶魔,下意识地将对方困在了自周围浮现的法咒印记中钻出的银色锁链间。

被禁锢的恶魔自觉地坐在地上,手臂被对方刺中的部分泛着发烫的疼痛,试探性地挣脱了两下,锁链表面的温度却也在不断提升。

望着居高临下用那寒冰一般眼神看着自己的中原中也,恶魔挑了挑自己泛着艳色的眼角。

“中也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的?”

“从一开始,我之前就听太宰说过,这里距离那边光是路途就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若是教导一名实习中的修道士再加上为他人作告解工作,那就不只是两个小时。”

“那中也为什么不当场就戳穿我的身份呢?”

“你身为一只恶魔,完全幻化成太宰治的模样,却连气息都和他没有任何差别,想来铁定是与他有什么关系,最近我还在烦恼那家伙一天比一天不对劲的状态,你现在倒是出现得正好。”

刚刚在被对方推开的时候,中原中也看见了从对方手掌处散发出的荧蓝色的光芒,瞬间失去操控重力的感觉他再也熟悉不过。

那是不同于修习出的力量的——独属于两人本身带有力量的碰撞。

望着眼前与太宰治长相甚至是性格几乎一模一样的恶魔,中原中也在内心里思考着某种可能,却也用刀锋抵住了对方的侧颈。

“说吧,你到底是谁?”

——“我后悔着每一日都向我亲爱的姐姐分享我所知道的他的一切,他的温柔,他的喜好,他的缺点,他的温暖怀抱。”

——“我为了让他更了解我,促使了多次他和姐姐见面的机会。”

——“同时也给了他和姐姐互相了解的机会。”

——“但即使如此,我依旧能感觉到他是如此地爱着我。”

——“那天他醉酒的夜里,如果不是因为我一时觉得麻烦,如果将他带去住处的人是我而不是姐姐的话,事情就不会发展成现在的样子了。”

在告解室里聆听女子讲述罪孽的神父没来由地感到自己的一侧手臂泛着细微的疼痛,不像是肌肉的酸疼,而更像是被利器切割的疼痛。

“咝……”

“神父先生?您怎么了?”

“没事,孩子,请继续,我和上帝都在听。”

年轻女子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语气上明显还未减退那种担忧,太宰治回忆着对方所说的话语,头却在渐渐发疼,内心里渐渐升起不详的预感。

“哈哈……不愧是一度令深渊胆寒不已的神父搭档成员之一,实力果然不能小瞧。”

“不过我要是说了,中也说不定就舍不得下手了哦~”

狭长的鸢色眼仿佛带着笑,面前的恶魔却给了中原中也突如其来的熟悉感。

那是一种,有过多次见面的熟悉感。
tbc.

顺便放张改图表情包以示中下篇预告xxx【随意加戏xxx】

评论(1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