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小宿🍎

专注爽文的咸鱼文手
cp洁癖bsd太中不拆不逆
近期有吃p5主明,偶尔会回以前的坑
非本命cp时有杂食倾向
喜欢玩性转的三流写手x
食用前注意前提要避雷x

【原耽】【联文】易易之好 (一)

偶尔来个原创w
和同学 @郁砚十三开 一起写的原耽联文w
题材为古+今
一人写一人修改形式w

第一章

笔者:雨小宿
修改: @郁砚十三开

三月,楠城。

阳光灿然,暖风熏熏。

古城墙的周围樱花开得烂漫十分,远望如绣似锦。甜馨芬的气味中混杂着甜意的花香仿佛充溢了整个世界。

此时正值旅游旺季,景区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可眼前的这一切却完全没有消磨邢晋游览赏玩的兴致。

“喂,你们看,那边有个可以求签的寺庙,难得来一次稍微去碰碰运气如何?”

身着浅色卫衣的大男孩相貌英俊性格开朗,一米八的大高个在人群中尤为明显。

“求签?得了吧!邢晋你一没病没灾,二还没到忙着找工作的时候。求什么签啊?”与邢晋同行的好友之一李峰源调笑道。

“哎呀,万一呢?这么好的天气不多求点吉利岂不是可惜了?”

“也就你会这么想了,我可不信这一套。”

“呿,小气鬼,不就是二十块钱吗,你家买了那么多正版游戏二十块钱连零头都算不上吧,土豪宅?”另一个同行好友张高义在一旁吐槽着。

“那不一样!那些都是我的宝贝!”

“我记得你最近新入了几个抽卡游戏的坑吧,据说去那个寺庙求签可以求到稀有度最高的卡哦。”

“真的还是假的?不管了!晋哥我们赶紧去!”

张高义就这么看着原本兴趣缺缺得连一步都不想动的李峰源突然像发了神经一样。眼见着李峰源就这样一把劲冲起来,推着大高个邢晋往聚集在寺庙门口的人群移去。

张高义看着邢晋一脸得意的笑容,也禁不得用无奈的表情嘁了一声,随即便也跟着他们去凑热闹。

从外头略看过去,寺庙很是庄严肃穆,看得出来早已经历过不少风霜。

可见的便是红墙绿瓦,檐头高翘。铜门上的狮子门环都是做工精致,色漆都没有一丝剥落。庙前有几节宽平的石阶,走上石阶过去到得寺庙之前又有汉白石栏。一旁长青的樟树低垂下的枝杈上飘动的红线系着众人的心愿与祝福,就这么一飘一荡沐浴在暖风中,仿佛那祝福的情意能够随着风传达至每个人心中一般。

寺庙里面并没有僧侣,只有一名衣着朴素但整洁的道士和一名同样装束的小男孩,小男孩总是一口一个师傅地向走在前方的道士问着问题,在外人眼里完全一副乖巧可爱小徒弟的模样,令人欢喜。

室内求签的柜台分类完善,有求姻缘的,求家庭和满的,也有求学业进步,求身体健康的。而道士师傅的职责,便是为那些不知道求什么或是对前途感到迷茫的人们提出较为中肯建议,满口看似神乎道乎地,但总是有那么几分准确的话语甚至曾经引起了部分前来求解气运之说的心理学家的注意。因此,这所不大的寺庙便成了这个不小的旅游景点的特色之一。

“喂,老李,你这是打算求欧气爆棚的,你要选择哪个签呢?”

“当然是事业有成啦。”

“嚯,还真是认真,”张高义说着便给自己选了个学业有成,“哎,邢晋,你想好要选哪个了吗?”

“嗯……还真的不好选啊……”邢晋的眼神徘徊在家庭和满和身体健康之间无法选择。

“选签不一定只要一个吧,你看外面不是有很多人一下子选了好几个的吗?”

“但是想要佩戴在身上的可是非常难选啊。”

“咦?”同行的两位好友同时怔住了,两双瞪大的双眼直直地望向标价100元的护身符。

“真不愧是有钱人,选的就是和我们这群中产阶级不一样。”

“你也很有钱啊!土豪宅。”

邢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没有去在意两位好友的嘈杂话语,别开双眼后,他的眼神莫名地投向了姻缘那一栏。

“我去问问那位道士师傅吧。”眼尖的李峰源发现了邢晋一瞬间投向姻缘签的眼神,但在想说出什么的时候却没说出来。

“短时间的祝福与长久的祝福无法同时传达这个问题吗?依老夫看来,施主近期一直在持续着为短期目标着想,却不知自己的长期目标为何物,老夫建议施主以当下为佳,一点一点地找回自我,不弃努力,如是则可遇回自己的初心,得知自我内心的需求,滴水成渠,便可一往直前。”

“谢谢大师的指导,我知道该选哪个签了。”

原本眼神略带迷茫的年轻人眼中闪烁起了微小的亮光,脸上也多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笑容。

邢晋望着那名年轻人透露着坚定的步伐,不免佩服起这位道士来。

“下一位施主请坐。”道士老成的声线响起,邢晋面带微笑地坐了下来。

老道士低头整理了一下桌上的物什,发觉对方坐下时将头抬起欲直视对方的双眼,却在看见对方的脸之后不由得怔了一下。

“道士师傅?”发觉对方的眼神有些愣,邢晋提醒了一下。

“啊,抱歉!老夫刚刚有点走神,施主有什么疑问,请说吧。”

“噢。”邢晋顿了顿,说道,“其实我有点犹豫,因为我没有什么特别缺的东西,比如金钱和学业成绩,身体也很健康,父母都很爱我但是只是没有时间陪我,但也没有家庭不和满的情况,但是道士师傅,我总觉得我好像缺了什么,仔细一想又什么都不缺,所以我很苦恼。”

“那么,施主是否有能够将全身心托付的对象呢?”

“啊?你是说朋友吗?我有很多啊,都是我最好的哥们,您看那边陪我来这里玩的两位就是。”.

“老夫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施主虽然为人开朗,但内心似乎有着隐藏的结,老夫想问的是,施主内心隐藏的结,是否有所能倾诉的对象呢?”

邢晋顿时哑口无言,原本开朗的脸上不知不觉蒙上了一层阴霾。

“这……还真的没有。”因为根本就没有人会信啊,邢晋如是想着。

“施主莫着急,老夫预感施主会在不久之后遇见想要遇见的人。”

“真……真的吗?”

“没错。”老道士微笑着回应道。

“谢谢师傅!我就说我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姻缘签呢,看来我还是缺了个恋人啊!”

“施主能够开阔地面对以后发生的诸多事情便可了。”老道士笑得一脸微妙,邢晋却没有怎么在意。

风风火火地朝着姻缘那一块专栏索要护身符的邢晋收到了来自两位好友不断的“哎呦”声,阴阳怪气得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师傅,师傅,那位施主哥哥是求什么的啊?”
“求甚得甚!今个儿课业做完了吗?”

“师傅,好讨厌啊!”

“哈哈哈!”笑声接着又停了,叹了一句:“世间万千事物自有定论,是否能遇见,全靠缘分啊。”

小徒弟瘪瘪嘴,无心再继续八卦,接过下一位拜访者的线绳开始整理新的祝福签。

邢晋将护身符提到自己眼前,红色丝线下桃木制的护身符挂牌自我旋转着,上面刻有姻缘祝福的字体,还被镀上了金色,阳光照耀下好不夺目。

“呜哇真不愧是价值一百块的护身符,逼格就是高大上。”

“感觉我要是求了这个的话,就仿佛天天都能抽到ssr,哈哈哈哈!”

“得了吧你,天天沉迷游戏也不会让你欧到哪里去的。”

“呸呸呸!难得的吉利日子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继续无视着两人的无聊拌嘴,邢晋对着阳光注视了一会儿手中的挂牌,正转身准备和好友从城墙上下去时,突然涌来的人流挤向他,趔趄中没能握住的挂牌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正当他苦恼着如何蹲下身捡起挂牌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好意思,刚刚我朋友撞到你了,这个是你的东西吧。”

耳边响起的是略显清冷的男声,向自己伸来的是修长白皙的手,对方看似没有自己高,邢晋想向他致谢时,直视到对方面容的那一秒中,两人却同时愣住了。

帮自己拾起挂牌的年轻男人长着一张对于男人而言略显秀气的脸,却完全不显得娘气,而是那种完完全全的,可以用秀气和漂亮来形容的真正意义上的男人。

对方的眉眼疏朗,却也不失英气。

然而那一瞬间的两人,直视对方的时候脑中却都浮现出的是同一幅画面。

同样是在这城墙之上,樱花却不似现在这般烂漫,却有悠扬礼乐之声响彻满城。铜钟震荡,角声吹起,旌旗招扬。

一人身着锦衣华服,发冠耀目,于凛冽的风中威风凛凛。

另一人素衣淡雅,凡尘之上清静脱俗,彼时两人相交的眼神,却尽是情意缠绵,情丝百转。

不似现在这般陌生却又不确定地熟悉。

突然,闹腾着的李峰源看着自己兄弟发愣,猛地拍了邢晋的肩膀。

“干嘛呢?”

“没事!”邢晋这才惊的回神。

回头又接上面前的青年的话,“啊,没关系的,人这么多被挤到也是没办法避开的。”邢晋接过对方递来的挂牌。 

“谢谢。”

“不客气。”面容清秀的年轻男子回应着,看向对方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眯。

“啊,抱歉这位大哥,”刚刚意识到自己撞到人的年轻男子跑过来向邢晋道歉,“我刚刚走得太着急了,没意识到碰掉了你的东西,那个多少钱,我来赔。”

“啊没事的,这个东西很结实没有坏,你的朋友刚才已经帮我捡起来了。”邢晋笑了笑,“你们走得那么急,是要去那家寺庙吗?”

“是的,据说在那家寺庙求签中的几率是最大的,我想帮我的爷爷祈福他的病能早点好。”

“那就快点吧,到下午一点人会变多。”

“谢谢大哥!”年轻男子直觉得自己今天遇到了好人,“夏琛,我们赶紧走,时间晚了就麻烦了。”

“唉。”夏琛一把被对方抓着往前移动,着实对自己好友风风火火的性格无可奈何,“你要是再碰到谁了我可不管你了。”

“别呀,我这不是着急吗?我徐靳可就你这一个铁哥们,别这么绝情啊。”

“你先把这莽撞行为给我收敛了再说话!”

夏琛忙着和拉扯着自己的好友对话的同时注意到了背后的视线,疑惑地转头往去,发现刚刚那个挂牌的主人正看着自己,眼神和自己没什么差别,只是莫名地带着点隐约的其他情感,那情感是什么,两人都不知如何形容。

“喂!邢晋!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呢?求姻缘签求得脑子蒙了吗?”

“马上来!”像往常一样回应了一下好友的呼唤后,邢晋最后看到的是那名清秀男子没再转过去的后脑勺。

“夏琛……吗?”邢晋转身后默念着,“有点熟悉呢,不过真是个不错的人。”

中午十二点的阳光最为灼热,身在寺庙里的小徒弟有些昏昏欲睡,在接待过中午一波不算多的人流之后,小徒弟被一名跑得风风火火的年轻男性给惊醒了,而此时老道士也随即抬起头,视线关注的不是那名冒冒失失的年轻施主,而是跟在那名冒失男子身后的,脸色淡然平静的清秀男子。

夏琛望着寺庙里各种专栏的祝福签,有些无奈地看着急匆匆一连签了五个身体健康签的徐靳,思考着自己是否要签一个什么签的时候,一旁的老道士发话了。

“施主看起来相貌不凡,博学多才,家道虽非富贵却也并非贫穷,家庭和睦美满,身体健康,平静之下内心深处却有一结未能挑明,建议施主祈求理解自我者一名,如是可敞心扉,通心路。”

夏琛望着老道士看了一会儿,老道士用和善的微笑回应他,夏琛犹豫了一下,询问道,“听说在这寺庙祈福概率最大,如果仅是一只签,是否能传达成功呢?”

“念不在签,在于心。”老道士回应道,“施主只要有此心,必有一天可成真。”

“谢谢师傅。”夏琛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随即转身到了姻缘那一栏。

“天意自有其定论,我等坐看便好!便好啊!”

小徒弟看着自家师傅在那里摸着胡须略有笑意。他总是不太明白,也不去管他,继续就着庙外闷热的阳光打瞌睡去了。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