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宿

专注爽文的咸鱼文手
cp洁癖bsd太中不拆不逆
近期有吃p5主明,偶尔会回以前的坑写写米英
非本命cp时有杂食倾向
喜欢玩性转的三流写手x
食用前注意前提要避雷x

【双黑太中】暗色踪迹 #02 (psycho-pass paro)

*心理测量者设定
*无异能设定
*执行官太宰x监视官中也
*私设多如山x
*如有bug还请指出

#02
“太宰?”中原中也惊讶地望着玻璃对面一脸从容的对方。

上任监视官一职以来有关于太宰治的传言中原中也并没有怎么听闻到,当年面前坐着的这个男人与自己同时报考的刑事科,理论和实操两人的成绩相差毫厘,极高的得分羡煞旁人,两人18岁那年,中央公安局下发了一份提前招监视官的美差事,本来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都是有能够进入其投入工作的首选,并提前了实战见习,然而却因为一场意外导致中原中也住院两年,时间一长便也断了联系,因此在中原中也的脑中一直都保留着太宰治不是在中央就是在地方担任着监视官一职的认知。

整整四年没有见面,他怎么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与这个从小和他一同长大的男人重逢。

“好久不见~”太宰治笑眯眯地望着对方,恶劣地横着右手向前比了比,“你还是和四年前一样完全没变啊,尤其在这个方面。”

“你也完全没变啊,蹲在矫正所里还和原来一样恶劣。”中原中也愠怒地瞪了对方一眼。

作为太宰治的幼驯染加上多年的同窗同学,对面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挑战色相指数的极限,喜欢闹点无伤大雅的小麻烦就算了还有喜欢自残的癖好,因此从小到大都是他来制止对方的,完事后却发现对方的色相指数每次都堪堪停留在多一两分就会被定为需要进矫正所的境界线,中原中也感到自己没被对方折磨到色相浑浊简直就是一种奇迹。

可如今这个家伙又确确实实地越过那条线,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潜在犯,中原中也拿起带过来的纸张文件,“报告说在我之前就有好几个监视官来过这里邀请你做他们的执行官,均遭到拒绝,在我之前过来的一位监视官甚至还现场观摩到了你的自杀表演。”

接着他的眼神离开手上单薄的纸张,转而直视太宰治天真的笑脸,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死人,“那么就是说,你是完全没有想要担任执行官一职的意愿吧。”

“那可说不定,一直呆在这里天天研究自杀我也有点腻了,但是那也比在那群完全没意思的监视官手下干活要好~”

“你这想法跟第一部门的成员还真像,怪不得要我来请你出来。”中原中也直觉自己以后注定要和一群怪人共事就有些头疼。

“哦~那还真是有意思。”太宰治露出了有点期待的表情,这正是之前的几位监视官最希望看到的,“能呆在那样的环境里工作说不定还挺有趣的。”

“那么,潜行犯太宰先生,话就不多说了,刑事科第一部门执行官之一的职位,你要还是不要?”

“呜哇中也你就不能多说几句劝诱我的话?明明是来邀请我来当执行官的。”

望着太宰治一脸无辜委屈的样子,中原中也完全没有动格,“你那顽固不化的性格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是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跟你喜好自杀一个道理。上层只叫我来对你发出这个讯息,你答应不答应可不关我事。”

“被你当面说出来还真是有点不爽啊……”太宰治撇撇嘴不再调戏面前长相好看的监视官,伸出手指敲了敲面前的玻璃,“把申请文件和笔给我。”

狐疑地望了两眼对方,中原中也在玻璃下方开启的缝隙里递过去纸和笔,看着对方认认真真地填写申请书,署上大名。

“呜哇,”拿回纸和笔的中原中也看着对方整齐流畅的字体,内容也完全没有在搞怪的痕迹,“之前过来的监视官前辈们要是知道了还有这一天的存在简直要哭晕过去了。”

中原中也来到这地方的时候是被另一个部门的监视官带过来的,当他走进这交流室前那位前辈还随口问他要见的是哪位潜行犯,当他说出0619号的时候那位监视官的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还拍了拍他的肩,满脸哭丧地祝自己好运。

仔细想想那位可怜的监视官前辈也绝对是被太宰治给整到生无可恋的人之一。

“嗯?是吗?”太宰治依旧保持着微笑,“不过这样一来中也的风评也会继续上升吧,能把万年处于拒绝状态的我请出矫正所,这也是一种本事哦~”

“那还真是感谢你啊,自杀狂魔青花鱼。”挑了挑眉,中原中也继续说着,“既然申请都填好了,晚上6点之前收拾好东西,我让之前部门的同事带你去办公室。”

“哦呀真是不错的时间段,”太宰治看着对方呼叫矫正所区他那一层的服务型机器人,点击将黑色制服送至自己的房间,“如果还有时间的话,我能够邀请监视官大人共进晚餐吗?”

“不好意思,今晚7点我要去接一名新的监视官实习生。”中原中也向对方摆了摆手,“上任时间不算长的监视官可是很忙的。”

“诶——?那还真是遗憾。”

“想叙旧的话以后有的是时间,我先走了。”晃了两下手中的纸张,中原中也只留给对方一个背影。

“有的是……时间吗……”太宰治不着痕迹地隐去笑容,返回自己的矫正室房间之后开始整理自己的物品,在拿起一本封面是红色硬皮状似日记的笔记本时,一张照片不小心滑了出来,太宰治静默地看着那张照片,脑中回想着今天刚刚见到面的中原中也,眼底的暗色只露出了一点点的端倪,随后便消失了。

*
“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目前为保证广大民众的安全,本区域禁止进入,请附近居民尽快撤离,重复一遍,这里是公安局刑事科……”

晚间的雨水格外寒冷,监察机器幻化成娃娃的样子张开双手用电子娃娃音排成一排阻止市民们的靠近,中原中也站在距离事故地点外侧的一个破旧的棚子下躲雨,这时的时间已然显示为晚间七点整。

“听说来到这中央公安局的新任监视官第一天报到十有八九都是正好碰上案件的。”中原中也想起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也是碰上这种状况,不禁感慨道,“乱步先生以前也是这样的吗?”

“只要是个监视官都会遇到的,”江户川乱步回道,“只不过这几年基本上都是这种状况,而且意外的挺频繁。”

正当他和江户川乱步转身看着身后老旧昏暗的建筑群区域时,一个充满朝气的男声突然传来,“抱歉我来晚了,请问您们是中原先生和江户川先生吗?”

两人将视线集中在他身上并会意地回应对方,来者发色偏银灰色,眼睛是罕见好看的紫金色,约莫是刚刚成年的缘故脸上的稚气似乎没有完全褪去,他站在不远处,向两位监视官前辈敬礼,“我叫中岛敦,是新来的监视官实习生。”
tbc.

作者最近要考试。。。这篇估计要更得炒鸡慢。。。
虽然这篇本来就是慢热型。。。不过后期会高能的请相信我也请不要抛弃我qwq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