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宿

专注爽文的咸鱼文手
cp洁癖bsd太中不拆不逆
近期有吃p5主明,偶尔会回以前的坑写写米英
非本命cp时有杂食倾向
喜欢玩性转的三流写手x
食用前注意前提要避雷x

【文野同人】【太中/敦芥】突然性转 终章

*其实是本来想作为情人节贺文的可是因为手速不够加上脑洞不足就一直拖到了现在qwq
*主太中,有一点敦芥

12.
经过两日的鸡飞狗跳,到了烟火完工的那一天港口黑手党无处不在的躁动才终于有平息下来的趋势。
据梶井说,新的烟火设置成会放出探测型飞行器的样式,自动寻找到被改变目标,经由自带的强光照射,会立刻使目标恢复原样,包括衣物,与此同时周围会散着亮色如烟火一般的轻尘,增加浪漫感,正巧照应了情人节主题,规定时间是晚上九点整的第一场烟花燃放之时。
中原中也早上来上班的时候依旧能感觉到周围下属那令他不自在的目光,被各种手机镜头瞄准的感觉也更加强烈了,大概是所有人都听说了过了今天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的消息。
正巧今天是情人节,本来晚上就有人要用烟火来表白,这样一来梶井今晚的烟火也就不会太过于突兀,顺势就解决了问题。
大概是因为受了这两日的影响加上大部分人会有的节日情结,今天的中原中也收到了很多巧克力,自己部下的,别人部下的,关系好的朋友的,虽然送者里也有诸多女性,但意外的大部分都是男性。
望着自己桌上堆积如山的巧克力,中原中也不禁有些头疼。
正考虑着如何处理这沉重的诸多心意,中原中也的手机适时地响了,短信的发件人赫然写着青花鱼。
挑眉点开了对方的信息,发现对方没有弄什么幺蛾子,而是仅仅是简短地邀请他今晚一起去看烟火,约定见面地点还是在那条街。
“打扰了中原先生,”敲门声响起的同时传来的是芥川的声音,“昨天的文件都已经在那边确认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接着芥川就惊讶地看着中原中也桌子上数量可观的包装盒。
“没问题就行,不过还有……”中原中也无奈地望着芥川,“这堆巧克力我大概是吃到明年都吃不完了,可以帮我解决一点吗?”
“真的可以吗?”芥川的脸突然有些发红,“虽然我收到的也很多,不过,中原先生一半的份量我做巧克力都做不完啊。”
“你在自己做巧克力?”中原中也耳尖地听见了重点。
“嗯,人虎说他不讨厌甜的东西。”
望着对方越发涨红的脸,中原中也感到自己被当面发了一通巧克力味的狗粮。
“那你……加油吧。”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的他只好这样回应着,心里却突然想着要不要给太宰治做一份,可惜这个念头瞬间就被自己给否定了。

入夜之时,路灯相继亮起,街道上泛滥着各种情侣间的浓浓情意,桥边的海风依旧寒冷,却驱散不走人与人之间交互的热度。
太宰治站在桥边望着远处灯火辉煌的高楼大厦,披在身上的大衣下摆连同长长的发丝被吹起的同时,他笑着将视线转向那应他邀约的对象。
“哎呀,漆黑小矮人今天没有戴那顶丑到爆的帽子啊。”望着向自己走来、衣着风格却与平时不太相同的中原中也,太宰治的心情更加愉悦了,“出门前又被红叶大姐拽住了吧。”
“嘁。”中原中也一想到昨天的事就心怀不满,回话都懒得回。
“中也还在为前天的事生气吗,红叶大姐可是把我的照片也发给你了诶~而且论羞耻度的话明明是我的尺度更大吧~”
“你别再说了,一想到昨天的红叶大姐简直比噩梦更可怕。”
“那么我的照片中也还在保存着吗?”
被提问的人脸瞬间爆红。
“啊果然还保存着呢~”
“闭嘴啊!”被惹怒的猫咪彻底炸毛了。
“你今天叫我出来到底是来干嘛的?只是单纯的叫我出来看烟花吗?”
话题转移之后,太宰治沉默了一会儿。
此刻的时钟指针指向了八点整。
“跟我来。”太宰治环视着周围愈加密集的人群,转头看了看满眼疑惑的中原中也,如是说着。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码头。
太宰治似乎是挑了一个完全没人的地方,中原中也猜测这一次对方想要对自己说的,多半是比较私人的事情。
全程没有说任何话的太宰治停下脚步,依旧保持着看向远方的姿态,中原中也无言地看着对方的背影,走上前与对方齐平。
“那么,你想说的是什么?”
不远处澄黄路灯的照耀下,鸢色的眼睛里倒映着中原中也被风吹得微微飘起的橘色发丝,看起来既柔软又耀眼。
“没什么,只是想聊聊天。”
“哦,你想问什么?”
“想问中也对我的印象。”
“哈?”中原中也对太宰治突然问出的奇怪问题感到不可理喻,“反正你最后都会说和你想的是一样的,干嘛还要这么多余地问我啊?”
“听中也亲口说出来会比较实在嘛~”
“真弄不懂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对方眯眼笑得笑得像只狐狸,中原中也转头不再看对方,“沉迷自杀的惹事精,背叛组织的叛徒,有事没事成天骚扰我的混蛋。”
“诶~虽然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这样一听果然还是好伤心……”太宰治不满地鼓起脸颊,“长不高的蛞蝓永远都嘴上不饶人啊。”
“你不也一样?混蛋青花鱼。”
“但是中也这样评价我太片面了嘛好歹也说点我的优点啊~”太宰治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毕竟中也人那么好,能力也很优秀,体术很强,懂礼仪人气也高,说点关于我的优点也没有关系的吧~”
“你的优点和你的缺点是一样的,刚刚已经说过了。”然而无辜脸和花言巧语终究没能起到作用。
“中也真是伤人,刚才夸你的那几句我可是认真的啊,我可是整整想了好几天才总结出来的。”
“那你就别说啊!”中原中也嫌弃地白了一眼对方,“你想让我认真的夸你这话当真?”
“这个当然是当真的~”意料到对方会心软让步的太宰治嘴角愉悦地往上翘了翘。
“……脸皮够厚,虽然你是个混蛋,不过头脑很好,擅长谋略,待人和善,实力也很强。”
“嗯?意外的挺多啊,中也其实挺喜欢我的吧~”
“哈?你在说什么傻话?因为今天情人节被街上的情侣感染到智商下降了吗?”
“并没有哦~只是中也今天难得夸我我有点开心~”
“……”即使对方此时的声音是女声,也能听出来一如既往自己所熟悉的孩子气,沉默了一会儿,中原中也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太宰,你叫我出来并不是想要说这些的吧,你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老搭档之间由内而外的默契直觉,果然,还是糊弄不过去啊。
虽然这也在自己的考虑之中。
“中也觉得,我选择在今天约你出来,还特地选了个独处的场合,你觉得我想说什么呢?”
中原中也转头对上太宰治的双眼时,本以为会看到对方狡黠的表情,可事实却相反,他看到的是对方温柔的微笑,眼里盛着的,满满的都是流转的情意。
至于那是怎样的情意,中原中也有点不敢确认,但自己看到对方如此的表情,心跳却实实在在地漏了一拍。
“谁知道?绝对是件麻烦事。”
“对中也来说确实有点麻烦呢~”望着神色略显紧张的中原中也,太宰治的笑容加深了一度,“因为接下来我要说的,我是不会在后面接上‘我在开玩笑’这句话的,是完全认真的。”
盯着对方看不出什么倪端的中原中也在听见对方的下一句话语时,冰蓝色的瞳孔有微微收缩的趋势。
“我喜欢你,想要和你恋爱的那种。”
时间的指针仿佛在此时停滞了一秒,中原中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低下头沉下眼神不去看对方的脸。
“喂喂,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虽然现在的我是一名女性,再怎么符合你的审美,过了九点可还是原来的那个男人啊……”
“我说了我没在开玩笑。”
“!!!”被对方突然打断的中原中也立刻抬头讶异地正视对方,远处传来人们喊着烟火燃放的倒计时还剩5秒时的巨大声响。
“和你的性别无关,我喜欢的是中原中也这个人。”
烟火燃起,预定的探测器飞到了两人身边,太宰治话音刚落两人便被一阵强光照射,顿时眼前一阵空白,早已察觉到的两人适时闭上双眼。
刚刚的话语中原中也听得一清二楚,当他睁开双眼时,所面对着的被金色轻尘萦绕的,他所熟悉的太宰治。
望着同样被轻尘萦绕的自己所熟知的中原中也,太宰治只觉得眼前的画面比看到中原中也变成女性之后还要动人。
“要是你还不相信的话,那么我现在再说一次。”
笃定的眼神直直地指向对方的双瞳,令中原中也有种无路可退的错觉。
“中也,我喜欢你。”
彼时再度陷入沉默,一时只剩下烟火的燃放声,但太宰治并不想留给对方考虑的时间。
“呐,中也,有关于你的优点,我最喜欢的是中也的坦率,中也其实是有一直埋在心里想要对我说的话吧,”向前一步逼近对方,太宰治知道自己距离答案仅剩一步之遥,“中也,我想听你说出来。”
努力隐藏着的内心不知何时被对方挖了个空,一时难以承受的糖衣炮弹全数被对方砸了过来,引诱般的低沉声线在耳边回响,即将要被诱导出来的话语梗在喉中,颤抖着无法言明也无法咽下。
“中~也~”此时两人的距离有些微妙,不远不近,却也是恋人间应有的距离,俯下身凑近中原中也因一时无措而有些涨红的脸,偏了偏头对着中原中也同样泛红的耳朵低声言语,像是恋人间的耳鬓厮磨一般,“中也已经胆小到不敢回答了吗,嗯?”
明显感到被自己按住肩膀的人轻颤了一下,太宰治凑近对方的正脸,依旧是偏着头,其间间隔着一段距离,在外人眼里像是下一秒就要吻上去一般。
中原中也承受着太宰治来自身心的蛊惑,皱了下眉头,正当太宰治发觉对方的眼里微微有些愠怒想要放开对方时,一股拉力猛然袭来,对方突然扯住自己的肩膀,中原中也闭上了那双好看的眼睛,太宰治瞬间只感觉到嘴唇上多了一份柔软的触感。
轻轻用唇瓣抿了一下对方的下唇,中原中也立刻松开了对方,“我的想法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混蛋太宰。”
脑中回忆着刚才的触感,太宰治紧紧地拥住了对方,贴近的两个心脏同样都在剧烈跳动。
“中也,我们交往吧。”
不想放开怀里的人,从三天前送喝醉的他回家那一晚开始就如此期待着现在的画面,不,他想,大概从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有这样的想法了。
沉默了一会儿,中原中也回话,“这话也是当真的?”
“中也啊你才是那个被街上情侣感染到智商下降的人吧……”
用拳头怼了一下对方的同时中原中也继续说:“就你我现在的立场?你和我交往?”
“敦君和芥川那样的都在一起了,不也什么都没变吗?”太宰治兀自把头埋在对方的肩窝,闷闷地说着,“啊,难道中也年纪大了做事都开始畏首畏尾了?”
“你和我同龄好吧别把我说得跟老头子一样!”中原中也被对方紧紧抱着并没有太多动作,“你这家伙真的是不可理喻,叛逃了组织还到处抓组织把柄,现在还向我告白求交往,我算是明白为什么首领那么防着你了,真的是个危险的家伙。”
“呵呵……中也本身不就是喜欢危险事物的人吗?”太宰治继续说着,一只手还在把玩着对方垂到肩上的那部分较长的橘色发丝,“和危险的太宰治谈一场危险的恋爱,保不准还会和我这个危险人员殉情,如此刺激的经历才是中也你想要的那种吧。”
利刃一般的情话,意外的很戳中原中也的内心。
“还有,在我和中也情投意合的情况下,中也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或许这比起情话,更像是一场宣战誓言。
最了解自己的是自己的敌人,而面前的这个人的立场与自己某种意义上也算得上对敌。
双方打心底都最为知晓对方,此时此刻的相拥又代表着两人相互恋慕的态度。
对方主动提出和自己进行一场如此激烈碰撞般的博弈,他又怎么会舍得拒绝?
“好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宽宏大量地答应你好了。”
欣喜地看着对方环住自己肩膀露出和平时一样有些狂妄的微笑,太宰治再次凑近对方,眼底也不再隐藏地泛出一点点危险的神色,“我可是会时时刻刻都盯着你一个人看的,到时候别想着如何逃走哦,中~也~”
“这句话我也还给你。”
夜空之上的烟火完全没有停息的趋势,码头上被照耀着的两人深深拥吻在一起,太宰治拥住对方的同时隔着对方的衣服摸到了口袋里藏着的一小盒巧克力,假装不知道地加深了与对方的吻。

第二天 武装侦探社
中岛敦心情愉悦地打开武装侦探社办公室的大门,沉浸在昨天晚上收到芥川亲手制作的巧克力的喜悦之中,然后就莫名收到了来自同事们的微妙眼神。
“恋爱中的人真是散发着一种不得了的气息啊,莫名感觉好让人不自在。”
“不管是前段时间的中岛敦还是今天的太宰,表白成功后真的完全就是另一个人。”
“嘁。”社里说话最犀利的与谢野晶子和国木田独步不知不觉间同步了一回。
“咦?”中岛敦疑惑地看了看一如既往用自杀手册遮挡面部躺在沙发上的太宰治,“太宰先生表白成功了?”
“据说昨天兴奋得一个晚上没睡着早上还带了好几大包巧克力来这里,”国木田独步指了指正在整理最后一波巧克力的宫泽贤治和谷崎润一郎说道,“这些全部都是他家的那位在港口黑手党那边收到的。”
“然后他还炫耀说他收到的是他家小矮子亲自买的巧克力,他告白前他家小矮子就准备好了,结果碰巧义理巧克力变成了本命巧克力,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诶——那还真是恭喜太宰先生了。”
“哈……不管是你还是太宰,都这么让人不省心啊……”面对自家侦探社成员两名大将都找港口黑手党的注目对象下手,国木田独步对未来只能叹气,“不管怎么说祝福你们,只要别闹出乱子怎样都好。”
“谢谢!国木田先生!”
太宰治的嘴角也在此时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翻身悄悄地看了眼自己的手机信息。
今日的横滨,依旧平和。

END.

后记:
从一开始的突然脑洞直到后面的慢慢磨文终于还是磨出来了,虽然写到后面越来越觉得不像自己初衷想要写得那样但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感谢各位的红心~你们的鼓励是我最大的动力ヾ(^▽^*)))
其实作者一开始是打着想要写出原著双黑谈恋爱的话应该是怎样的这种想法开的坑,但是果然还是有点没把握好的感觉,但不管怎么说,第一次的中篇【x】献给双黑于我来说是莫大的荣幸,作者也终于写了一篇完结的文了哈哈哈哈哈【x】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拙劣文笔着实见笑,望君海涵w

PS.这篇可能还有番外。。。

评论(2)

热度(73)

  1. 沧海遗珠蘋果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