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小宿🍎

专注爽文的无良心文手
cp洁癖bsd太中不拆不逆
近期有吃p5主明,偶尔会回以前的坑
非本命cp时有杂食倾向
喜欢玩性转的三流写手x
食用前注意前提要避雷x

【双黑太中】吊桥效应(突然性转番外,含一丢丢敦芥)

*可作为单独的文章进行观看
-吊桥效应是指在吊桥上,由于危险的情境,人们会不自觉地心跳加快,错把由这种情境引起的心跳加快理解为对方使自己心动才产生的生理反应,故而对对方滋生出爱情的情愫。
*总之就是喜欢对方却没有意识到的太宰和意识到喜欢对方却不想承认的中也的故事ry
BGM:96猫-嘘の火花(只是觉得和歌词比较符合和那个动漫是完——全无关的哦!)
*
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交往了。
这是太宰治有些意料之外的,中岛敦作为长期被对方组织看作会跑会跳的七十亿资产没少因此受过伤,但在多次并肩作战对抗外来敌人之后,两社的交流也渐渐走向平和,可像这样和对方主力之一成为新一代双黑搭档的还能将关系贯彻到恋人的地步,况且对方还是最初和自己打到遍体鳞伤的对象,就算是太宰治也不是很能理解了。
“呐,敦君,”太宰治对中岛敦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敦君会选择和芥川交往呢?”
“诶?!”中岛敦闻言突然涨红了一整张脸,“为什么…因为喜欢对方啊,而且表白的时候发现对方也是喜欢自己…这样的…太宰先生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啊?”
“诶—?”太宰治一脸有些失望的表情,“原来是互相喜欢着的啊,真好呢,敦君一表白就成了社里的非单身人士了,而且居然还在我前头,真羡慕你呢~”
“啊?太宰先生不是早就脱离单身了吗?”
“喂喂,敦君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啊,虽然我到处都在向漂亮的小姐姐求殉情,可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答应我的诶。”
“可是我听芥川说您和中原先生已经…”
“那怎么可能啊,”太宰治闻言哭笑不得并打断对方的话,“我和那个漆黑的小矮人关系好这种话就已经很扯了,芥川也一定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吧。”
中岛敦回想了一下芥川向自己描述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相处时的场面,满眼狐疑地盯着面前这个笑得微妙的人,“呃…嘛,不管怎样这还是要看当事人是怎样想的吧哈哈哈……不过说真的,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没有交往这还真是令人意外。”
“那太宰先生我先回去了,天色已经不早了,”中岛敦整理好桌上最后一沓资料,摸了摸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离开座位向对方道别,“太宰先生也请明天能来好好上班,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太宰治望着对方急匆匆地离开办公室,关上门的一瞬间,背对着窗外夕阳的他有些叹然,“唉,恋爱中的小年轻还真是冲动啊。”
*
入夜的横滨街道上亮着五彩斑斓的灯光,人行道被澄黄的路灯灯光撒满一片,太宰治像往常一样一边低头哼着不成调的殉情之歌一边漫步于人烟稀少的这条路上。
中岛敦临走前借自己的问题提到了中原中也,作为一个与之关系较深的人太宰治也会忍不住在大脑里想对方,只是看着早已成双成对的新双黑,太宰治也有些想要重新思考自己对中原中也的定位。
“哈…看来我是羡慕敦君羡慕过头了,居然满脑子都是那个蛞蝓,嘁,真是糟糕透顶。”
不自觉脸开始有些发烫的太宰治感到今日的自己不是一般的失策。
“啊…看来这件事还是有必要去见见那个小矮子才能解决啊,只要看见了就还能确定是讨厌对方的今晚就能睡个好觉啦~”太宰治一如既往地自满于自己的对策,决定今晚去骚扰一下自己的前搭档。
“老板,再来一瓶…”
刚要迈出一步的太宰治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家酒馆旁边的他循着声音瞄到了他今晚本来打算去进行骚扰的对象。
“哎呀哎呀,”太宰治望着握着空酒瓶趴在桌上的中原中也不禁窃喜,“又被我逮了个正着。”
“中原先生别再喝了,”一如既往被拉来一同喝酒的立原依旧无奈地劝着面前一杯倒的上司,“这样下去会醉到起不来的啊!”
“哈?谁跟你说我醉的?我没醉!”中原中也依旧执拗地拿起新打开的酒瓶,“除非…嗝…我在这个时候看见了太宰治那混蛋……”
“那你是真的完全神智不清了哦,”正巧这个时候太宰治走到了中原中也身边,并向一旁有些惊讶的立原修造打了个招呼,“真巧啊,你们又在这里喝酒。”
“嗯?”中原中也抬起头转向坐下来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太宰治,脸上被酒精烧红的颜色深了一分,迷蒙的冰蓝色双眼里包含着醉意和讶异,愣愣地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才发话,“不是吧,这都能碰上。”
望着对方微微向酒瓶方向歪过去的头,太宰治莫名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喂喂,真的假的,总感觉今天的小矮子有点可爱过头啊…”
顺势望向中原中也身后的立原道造,后者默默地理会了太宰治的眼色。
“那个,中原先生,你看你现在都看到太宰先生了就赶紧先回去休息吧,这样下去真的会有麻烦的啊。”
被立原的声音所引导的中原中也有些茫然的回头想要继续追问对方,“嗯?真的假的,那站我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就是你老搭档啦烂醉如泥的小矮人~”刚好摸走中原中也口袋里的钱包向老板付完帐的太宰治一把捞起中原中也,立原道造协力将他推到了太宰治的背上,太宰治向他道了谢之后就背着不安分的醉鬼走出大门。
“喂!放我下来死青花鱼!”
“嗯?不行哦,现在的中也可是连路都走不好呢,不过这一次还不错,最起码没吐我一身。”
“说得好像老子醉了一样,老子现在根本就没醉!”
“中也会说出这种话绝对是醉了。”
“我没醉!”
“你醉了。”
“老子说没醉就是没醉……嗝……”
“噗—”
“笑什么笑?!”
“哈哈哈哈哈哈,只是觉得中也现在的样子真是太搞笑了!”
“啊?!有什么好笑的再笑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不敢不敢,被一个醉鬼弄死这太不符合我的自杀美学了。”
“都说了老子没有醉!”
两人的争辩越发的幼稚,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因此都会默默地被这两人引起注意力,而太宰治也并没有太在意这点。
中原中也的大脑此刻昏昏沉沉但又不在完全会睡过去的状态中,因此趴在太宰治的背上还算比较安分,太宰治感受着对方的重量和体温,不禁陷入了回忆。
像这样背着中原中也走路太宰治不是第一次,从两人成为搭档之后,一方受伤另一方背着走回组织的情况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但像这样背着喝醉的中原中也太宰治是第二次,第一次也是在那家酒馆,只是当时的中原中也已经睡着,不像现在这样还可以进行对话。
偏头看了看趴在自己肩上的那颗橘色脑袋,中原中也像是有些不自觉地蹭了蹭太宰治的肩膀,有些凌乱的发丝划过太宰治没有被绷带缠绕的下巴,微微的有些痒。
不知为何太宰治突然想起多年前的一件事,那时两人都还小,跟随组织作战时遇到了突发事变,在众人全部都受了重伤而敌方毫发无损,太宰治陷入短暂昏迷,无法等到及时救援的情况下,瞬间被绝望笼罩的中原中也第一次使用了污浊。
太宰治带着拆散身体般的伤醒来时只看见敌方全灭,全身浴血的中原中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依旧在释放着重力离子,趁着对方因腿部受伤即将倒下的瞬间太宰治拉住中原中也的手臂并发动了人间失格。
所幸中原中也的污浊发动的时间并不长,忍着全身地痛楚坐在废墟上抱着中原中也的太宰治发现对方还处于神志清醒的状态时,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中原中也大喘着气眼里的神色逐渐变得清明,满脸血污的他用那冰蓝色的双眼看着同样满脸血污的自己,然后他发现那双充满倔强的冰蓝色双眼,非常少见的蒙上了悲伤的色彩,原本无力的手紧紧抓住太宰治的袖子,僵硬而执拗地钻进太宰治的怀中,努力想要压抑住的呜咽却无法停止住。
“太宰,我好痛……全身都好痛……”
那时也是太宰治第一次看见中原中也脆弱的一面,一时无法说出什么来回应对方的他只能用尽力气抱住在自己怀中痛到哭泣的中原中也,像是要把两人衣服上粘着的血液混合起来那样,约莫是孩子之间的直率表达依旧存在,那时的太宰治,也在不自主的因全身无法忍受的痛苦而流下眼泪。
当救援队赶到现场时,发现两人在半昏迷状态的情况下抱在一起躺在敌方的尸体上,那时模模糊糊感受到的中原中也有些低的体温,太宰治忘不掉。
酒后吐真言,然而自己趴在自己身上的这个醉鬼,像是把醉意传到了自己身上一般,使自己也不由得有些想要直面被自己不自觉隐藏起来的那份情感。
“呐,中也……”
“……”
“中也?你还醒着吗?”
“你继续说啊我听着呢,啊真是,你明明没喝酒话还是那么多。”
“呀,终于承认你喝多了啊。”
“要我说多少遍我没醉。”
中原中也垂在太宰治肩前的手用力向对方肩部一捶。
“痛!喂喂现在我可是在背着你诶,旁边就是河万一你和我掉下去了那真的就是你和我殉情了耶~”
“自杀自己一个人去别搭上我……”太宰治闻言像是故意般脚步突然走得摇摇晃晃东倒西歪,像是下一秒就要越过旁边的桥栏坠入河底,“太宰治你有毛病!放我下来老子自己走!”
“不~要~~”太宰治感受到背上人的挣扎于是固定对方的身体固定得更死了,“我这样走都比中也现在走要稳,况且中也不觉得这样也很好玩吗?”
“好玩个屁老子原来不想吐现在超难受!”
“哈哈哈哈抱歉啦,我这衣服昨天刚洗过今天可不想再洗第二次。”
放慢步伐逗着自己背上的老搭档,太宰治莫名想起今天中岛敦走前给自己留下的话。
“因为喜欢对方啊,而且表白的时候发现对方也是喜欢自己…”
“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没有交往这还真是令人意外。”
啊,感觉脸又开始发烫了,身为前辈,敦君的这种想法明明我理解得比他更透彻才对,可是,总觉得今天碰上这个小矮子之后哪里不对劲。
“呐呐,刚才那个背着人的帅哥,他和背上的那个人是什么关系啊?”
“他背上的那个也是个男人吧,虽然看不清楚但是好像也是个帅哥诶,感觉两个人感情很好的样子,不过对话有点像情侣间的拌嘴诶。”
“诶?!虽然有点可惜,不过感觉两个人还是很般配的诶嘿嘿~”
口不择言的女高中生对话,脑补能力真是毁灭性的可怕。
身边人的误解,路人的流言蜚语,无穷无尽的八卦,三人成虎,太宰治早就知道这一切,却有心忽视着这一切,当事人是他,另一个当事人近在眼前,虽然不想承认,但太宰治依旧感觉到了自己对另一个当事人打心底,是有那份感情存在的。
据他人所言,比起自己对中原中也,多数的版本是中原中也对自己的那份情感更加明显,比如一同工作时完全信任自己,自己无数次惹了他生气却被对方以各种无视或者现场揍一顿自己的方式来化解,多次当他的面自杀都被他所救,自己乐于骚扰对方,对方也会相应不自主的回应自己。
那么面对这一切的一切,中原中也,你又是怎样看待我的呢?
“中也,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问。”
“你……喜欢我吗?”
“……”
“中也?”
“你确定你没问错人?”
“没问错,因为最近大家都在传我和你在交往嘛,万一有什么误会的话有你的答复也会能够顺利解决的嘛。”
“诶~我说你最近怎么和我说话有时候会眼神飘移,表面上是在观察附近有没有敌人,实际上是在观察周围人的目光啊。”中原中也闻言听出了太宰治的不自然,于是顺势来了一发嘲讽,“没想到原港口黑手党谋略级别最高的太宰还会为这种小事烦恼,这还真有意思。”
“诶~这么听起来中也完全不在意这种流言蜚语嘛,真不愧是现任黑手党干部之一,心变大了嘛。”太宰治莫名有种跳进自己挖的坑的感觉,“既然心都大到这种程度了,中也就顺便回答一下你喜不喜欢我呗~”
“你这个家伙真的是莫名其妙,居然问口口声声说讨厌你而且你也讨厌的人喜不喜欢你,”中原中也的头被太宰治绕得有些疼,但还是继续说着,“如果那三人成虎的消息让你这么困扰,那我绝对要让你更加不好过才行,所以我承认我喜欢你。”
“诶?!”太宰治闻言有些懵,这突如其来的直球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对方的真情告白。
“中也啊,你这是在真心向我告白呢还是单纯的想要整我?”
“真心的。”中原中也闷闷的声音在太宰治耳边响起,“喜欢你和想要整你,都是真心的。”
“你接不接受都是你随意,反正我喜欢你这件事,只是我自己的事。”
太宰治顿时沉默了,时间和心跳像是同时停滞了一秒,无言了一会儿之后,太宰治继续询问对方,“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也不知道。”中原中也回答着,“大概是和你一起做过那么多危险的任务,同生共死的次数太多,不知不觉就有这样的感受了,你叛逃之后,我每次想到你都很烦躁,但是和你见了面之后,我还是觉得我也许是太过在意你了,所以我觉得我大概……是喜欢你的。”
“同生共死次数太多……吗……”因为是老搭档的关系,太宰治很多时候和中原中也拥有着同样的经历和情感交接,他明白对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但是因为自己天生擅于隐藏自我,中原中也有时根本弄不明白对方,包括现在太宰治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那份情感。
他和中原中也不一样,中原中也的性格相当直率,和友人来往从不卖关子,然而现在借着酒精的作用也会向自己托出他内心对自己的隐藏起来的情感,这一点是令太宰治感到意外的。
恋爱使人迷茫,会使当事人丧失理智,也是这世上无法用科学的理由进行明晰的荒唐事物。
拴在一条链子上共同走过多条吊桥的人,心跳同样都会加速。
而自己背上这位同自己走过多条吊桥的人,是否是真的把这种心跳当成对自己产生的情愫呢?
从小小的小孩子到即将成年的年纪,不论经历过多少危险,只要发现身边是这个人,这个人还在,就绝对会坚信自己能够走下去。
而现在的他们,相互分开了还是能够活得很好,儿时的共同回忆,却同时携刻在了两人心间。
中原中也面对自己时,除非有其他缘故,否则根本就不会说任何假话,全部出自真心实意,更何况现在是酒后吐真言。
为了确认对方对自己的真心,人们会把恶劣的一面凸显给对方,现在也正是时候。
“那么中也啊,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接受了你的告白,但是依旧保持着想要和漂亮小姐姐殉情并和原来一样,你会不会吃醋?”
“……”
这是一个两人都心知肚明,非常渣的一个问题,太宰治问出之后其实有些心虚,更何况询问对象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手党人士。
“我压根就没期望过你到底会怎么回应我,我只知道你做任何事情都有你自己的理由,我说过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如果你接受了又放手了,如何控制对你的情感也是我自己的事,”中原中也似是察觉了对方的问题有些莫名其妙的不协感,而自己的话又说出口了,只好把打心底的话全盘托出,“不过如果你说的那个情况真的发生的话,那我也就只能继续将你当作那个我讨厌的太宰治来对待,你既然擅于隐藏自己,肯定也知道怎么做是最好的。”
“真要有本事接受我的告白,那你就在接受老子告白之后只盯着老子一个人看!我能说的就这么多。”
太宰治怔住了,中原中也的告白太过于直接,酸涩的暖意慢慢涌上心头,就像是那时抱着全身血污的他无法按耐住自己内心想要留住对方一般,中原中也真心喜欢着太宰治,甚至到了拿的起放的下的境界,这条爆炸性的信息充满了整个大脑。
明明一瞬间就可以脱口而出的爱恋,却一直都被自己认为是一种错觉和困扰的体现。
也许自己的这份感情同对方一样,不知不觉在与对方共处危险情境时逐渐产生,而自己此时想要向对方表达的,也许会把对方吓一跳。
既然对方都已经完全放下架子向自己说大实话了,那自己也要认认真真地好好回复才行。
“呐,中也,我接受你的告白,真心的,我大概和你一样,也许在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就算那只是来自双方的共同错觉,那又如何?
如果你是一直都在用抱有疑惑的心情看待这份心意,那么我也一样。
错上加错,会成为一个完美的答案也说不定。
“我现在想要和你提出交往,你愿意吗?”
“……”
“中也?”
对方平稳的呼吸声从耳边传来,太宰治偏过头想要看看对方,却发现对方早已睡着。
无征兆瞬间在高空中炸裂开来的烟火照亮了横滨的茫茫夜空,也照亮了桥上两人的脸。
太宰治无奈的望着天上不按节日规律随性而起的美丽烟火,同时也有些可惜中原中也就这样错过了一场盛景。
结果,你还是给了我一个未知数啊。
让我不好过这点,你还真的是做到了啊。
真不知道是你输了还是我输了。
*
太宰治带着中原中也回到了后者的住处,像上次那样摸到对方口袋里的钥匙,打开门,帮助对方脱下鞋子,帮对方整理好一切之后,太宰治看着躺在床上睡得依旧安稳的中原中也,无言地在对方的床边坐下,翻正中原中也的身体,轻轻拨开散乱在脸上的发丝。
轻抚着对方的睡脸,昔日的回忆充斥着大脑,太宰治发现,自己不想放开面前的这个毫无防备的人。
“对于只抓着你一个人不放这一点,是我赢了呢。”
俯下身的同时微微偏过头,让自己有些发烫的双唇印上对方的那双,湿润柔软的触感,微微的有些发甜。
“如果能早点意识到的话,或许这场博弈最大的输家就是我了。”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也要努力让你更加困扰才行,这样一来,你就不会有想要放过我的想法了。”
危险的气息从太宰治的眼底泛出,扣住中原中也的双肩,印在对方唇上的力度不自觉加大,柔软的枕头由此下陷了一个深度,在确认不会弄醒对方的情况下,太宰治才离开对方,满意的看着中原中也被自己弄得有些红肿的嘴唇。
“晚安,中也。”
太宰治掀开中原中也额前的发丝,再次印了一个吻。
屋外停滞了一会儿的烟火再次应时放起,绚烂得像是令人不由自主陷入的浪漫深渊。
“你在接受我的告白时的表情,我很期待呢。”
默默退出房间的太宰治,感受着自己许久不曾狂跳的心跳,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End.

评论(6)

热度(110)

  1. 沧海遗珠雨小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