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小宿🍎

专注爽文的咸鱼文手
cp洁癖bsd太中不拆不逆
近期有吃p5主明,偶尔会回以前的坑
非本命cp时有杂食倾向
喜欢玩性转的三流写手x
食用前注意前提要避雷x

【双黑太中】夜间恶作剧

*梗来源于 @伊藤 太太的画【捂脸x
*是车x
*设定两人22岁但依旧是一起在港黑工作的搭档,也是恋人(小声)
*都是妄想x
*ooc有
*是很主动的中也x
*还有老套的醉酒梗x
翻车产物写得太过急促QAQ呜呜呜写不出那幅画一点点的色气QAQ
【然而挣扎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艾特了x先拍打一会儿自己的头再说qwq

照旧走评论x

迟到得更久的和煠桑的非常啰嗦的面基感想【钻进被窝躲起来x
因为是第一次面基所以特别的紧张,为了让煠桑对我印象深刻【并不是x】那天的我大概也挺显眼。。。的
嗯军绿色的外套,手上拿着抹茶味的冰淇淋,站在屈臣氏门口,整体色调各种意义上的非常和谐
刚发完上述特征后煠桑也很快就找到我了,我果然还是很厉害的嘛【在说啥x
见了面之后有惊喜也有激动这样w煠桑超可爱wwww也非常的瘦,笑起来超治愈的小妹妹【因为我年龄比较大x
总之就是一起在新街口地下逛街聊喜欢的梗喜欢的文还有各种各样的事物,然后还被现场催更的感觉实在是非常的神奇x从见了面的人口中当面催更是这样的感觉啊,脑里大概就留下这一句话了😂😂😂
身为从小生活在旧都的人,两人还是一起迷失在了新街口的地下通道,身为一个能合法日中的人,我现在依旧想躲进被窝重来一次qwq
最开心的果然还是一起去逛了旧都唯一的一家实体lo店,满眼都是活的小裙子简直就是天堂QAQ然而都是吃土党所以就只能试穿过过瘾qwq,假期人多就现场看到了很多既美又壕还超会化妆的各种小姐姐qwq
试穿lo服也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远远看去lo服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各种花纹和针脚以及边边角角的蕾丝都好像能连成一个故事,有的lo裙是完全的纯色,却在造型细节上透露得特别的多,以至于特别想试穿x然后就再一次明白了喜欢的不一定是自己合适的这句话qwq
总之那天走了很多的路,脚很累,但是能和认识了很久的同好见面真的特别特别的开心,然后就是很意外地觉得啊第一次见面居然还能够脱离网络说这么多的话,完全打消了之前一直在担心见了面会不会很少言的想法,是个比想象中更厉害的过程w除了吃饭方面弄得像是仅仅为了充饥一样。。。其他都很好【捂脸x
于是决定吸取教训,要加油多到外面走走才可以了,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我一定要加油才行wwww
以上w

【双黑太中】一日为(伪)父体验

*一则很潦草的乌龙文,真·å¤å¥å¤±è´¥çš„产物
*完全是写着玩的,走向很迷大概也有bug,阅读时勿当真x
*给 @樱子Sakura 的点文,被动(划掉)黏太宰的幼中x【根本就是在敷衍了喂!

“哦呀,这可真是稀客。”
“嗯……真的是个非常糟糕的情况呢。”
“是吗?我倒是觉得……意外的很可爱啊。”
武装侦探社的客用沙发上,一名身着华丽和服的女子沉默地端坐着,身旁是一个橘发蓝眼的男孩,与尾崎红叶的镇定不同,攥紧的小拳头置于膝盖上,脸上满是气鼓鼓的不悦。
“总之,情况就如你们所看到的这样。”
受到某种不可控因素的影响,中原中也无意间被一名异能力者变成了一个小孩子。
早上前来上班的中原中也突然有些头疼,走进办公室前还遇到了尾崎红叶,在回应担心着自己的对方说自己没事后关上办公室大门的下一秒钟,他就倒在了地上。
短暂的时间间隔之后尾崎红叶强行打开了大门,却发现那原本贴身考究的衣物一下子在对方身上变得宽大无比,连带着那黑色的颈环都有点松地挂在中原中也的脖子上,临时整理了一下思绪后,尾崎红叶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实。
介于当天港口黑手党有紧急火拼,考虑到现在的中原中也留在本部各种不安定的因素,尾崎红叶决定将他暂时送往武装侦探社。
“唔……也就是说因为贵组织的临时情况,要委托我们暂时照顾一下你们被削弱的主战力吗?”
“谁被削了,只是身体变小而已,要不是会造成困扰我现在一根指头就能把那个组织灭得一个不剩!”
中原中也不服气得想要爬上对面沙发打太宰治的头,却被太宰治的大手按住额头阻止他的前进,受人间失格的影响中原中也没办法使用异能力,只能在那里挥舞着他的手臂。
被异能袭击过后的中原中也现在只有7、8岁的个头和外貌,本身在那个时期个头就不高,还恰好卡在了男孩子生长发育未到高峰期的年龄段,此时此刻他看着太宰治一脸莫名得意洋洋的神情,这让中原中也好不生气。
“中也突然变成小孩子的事我是瞒着下属的,知道这个事情的只有我和帮我打隐瞒的芥川。”不能像平时那样在太宰治欠揍的时候揍一拳,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被削弱了吧,尾崎红叶用指尖揉了揉太阳穴,突然亮起的手机荧幕上显示着手下发来的发现敌人的信息。
“那么,中也就先拜托了,等把今天的那帮家伙解决了就来联系你们。”
“啊,好的。”已然在多次接触港口黑手党后习惯了的中岛敦很平静地答应对方以示回应。
送走了转身就一副要把敌人全然撕裂气势的尾崎红叶,国木田独步望着沙发上一大一小互怼的模样,不由得叹了口气,本来今日的侦探社就鲜少地满是委托,现在又多了一个更棘手的,环顾四周近乎空空如也的侦探社,只有江户川乱步还趴在桌上持续着因昨日劳累而持续沉浸的睡眠,还有正在办公桌前审阅一堆文件的与谢野晶子。
“敦,今天和我出去一趟,免得受太宰教唆加大工作量。”
言下之意就是让太宰治自己一人负责照顾这名突然失足的港口黑手党“小”成员。
早已看遍全员眼色的中岛敦非常自然地向太宰治道别后便跟着国木田独步出门了,与谢野晶子平静地瞥了一眼沙发上的一大一小,就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一样把视线收回来了。
“哈啊……国木田对我真是过分啊,明明我今天也有很多工作的……”
太宰治叹了口气,微眯的双眼看着面前的文件,整个人都往沙发靠背上躺去。
“那绝对是你老是拖延的缘故吧。”早已停下想要给太宰治一记拳头的中原中也转头望了望桌上堆积的纸张。
“麻烦的不是这些文件而是中也啊……”
“哈啊?你说什么?”
“所以说啊……又要照顾中也又要整理这些文件真的很累啊,啊好久都没有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了。”
“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不是应该揍你一顿比较好。”
“中也变小了之后连智商都变低了吗?”
“不好意思老子还是原来的智商真的只是身体变小了,而且你说那么隐晦的话根本没人会知道你在想什么吧。”
“哇真是名侦探○南的既视感呢,但是就算现在中也穿得很正式的样子本体也不是工藤○一呢……”
实在是忍不了的中原中也还是决定爬上沙发对着太宰治的脸上打一拳,结结实实完全没有躲开的太宰治一下子就被打得整张脸都歪了过去。
“不是吧居然只削弱了身高其他的都没削弱吗,这届敌人不行啊……”
太宰治把身体转过来摸了摸自己肿起来的侧脸,正感叹中原中也下手还是这么不留情面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突然增加的重量。
这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感觉,橘发的小男孩直接坐在了他大腿上,背靠在他怀里,拿起那比他的脸还大一点的纸张开始端详起来。
白衬衫加背带短裤,白色短袜和小皮鞋,短款小西装外套和搭配的小礼帽,胸前还挂着一条小领带,即使是如此简单的一套,却也能看出来用料价值不菲。
这是中原中也今天的装束,明眼看得出来绝对是尾崎红叶给他的搭配,方才爬上沙发前中原中也还把小皮鞋给脱下来了,穿着白袜的两只小脚悬空在那里摆啊摆,虽然现在从太宰治的角度只能看见对方头顶上的可爱发璇,却也能完全想象出此时中原中也审阅文件的认真表情。
“哎呀,中也这是几个意思?明明刚才还说我懒散怎么现在开始看起我的文件了?”
“从刚才你说那句欠扁的话开始我就在想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看文件了,揍你只是因为没想到你脸皮厚到这个程度了而已。”中原中也两只手拿着两张纸左右环顾,在经由观察做过笔记的地方看了两眼后便也自顾自抽出太宰治握在手中的笔画起来,“还有就是想试试看和你贴一起能不能早点去除掉这个异能效果。”
“都说了我的异能只有在接触到实施者才会奏效啦,怎么你们一个两个都把我看的那么万能,虽然中也承认我的实力我勉强能装作高兴那么一点,可这样的误解我真的承受不住啊。”太宰治难得多话地发牢骚,手上还是很自如地帮助中原中也弄平纸张让他画重点。
“还有啊,坐在一张沙发上贴近我的方法很多不是吗,为什么一定要坐在我身上,啊难道是因为太小只了够不到桌子不好处理这堆纸张……”
似乎是早已预知到了对方嘴里又蹦不出什么好话,中原中也脚后跟直接顺势踢到了太宰治的膝盖,正中髌骨。
“这样比较好办事,没有其他原因。”
“中也啊,想测试膝跳反射你要往下面踢一点才对啊。”
“这种常识我不需要你提醒,我故意的,而且你脚没悬空,看着就火大。”
智商和原来一样就行,太宰治伸手揉了揉自己被踢痛的膝盖,心想最好现在还是别惹这只反重力的炸毛猫咪。
“好的,我明白了,委托我们确认接下,一定会尽快解决目标。”代替国木田独步接通电话的与谢野晶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仿佛得知情报的瞬间便从沉在一堆文件的疲惫中得到了放松的时机。
“喂,太宰……嗯?”转头望向客用沙发的一瞬间与谢野晶子露出了微妙的表情,“你让黑手党的干部坐你身上干嘛呢?”
“冤枉,是他自己坐上来的。”
“那也肯定是你先挑唆的。”
“我一句挑唆的话都没说。”
此时此刻与谢野晶子和中原中也露出了同样的鄙夷表情。
真是个厚脸皮的家伙。
“先不跟你争论这个,来委托了,而且还和这位干部先生遇到的麻烦有关联。”

真相意外的不足挂齿,但造成的后果却让人很是困扰,这大概就是为何中原中也在听完与谢野晶子的话语后一脸愠怒的表情,甚至开始有扭曲的趋势。
“不过是个小喽啰,还能嚣张到这个程度。”内心暗自盘算着要不要向首领提出扩大本组织势力的中原中也此刻很是不爽。
“嘛,就是这样的一个小角色,怕是钻到了空子就能得手呢,中也最近是不是也因为太过放松所以忽视了?”
“啊?你说什么?别把我和你这个成天想着偷懒的家伙相提并论啊。”
通过侦探社这几天收到的部分零星线索来分析,嫌疑犯似乎是一个急于求成的异能者,从中原中也变成小孩子后又有人突然出现重复的案例来看,这也大概是一个有点自我膨胀的人。
更糟糕的是,目击者看到那名嫌疑犯正和一帮人混在一起,根据外貌和人数来看,就是今日港口黑手党对上的家伙,因此现在的唯一解决方式是在港口黑手党连同他本人一并灭掉之前把他揪出来。
“嘛,既然结果都变成这样了说什么也都没用了,问题就在于怎么去找这个人了,与谢野前辈,犯人的具体所在能查到吗?”
“刚刚接到的电话就是受害者的朋友打来的,他最后说他一路跟踪到了港口黑手党的火拼现场。”
“呜哇,那距离这里可是很远啊,仅仅凭借走过去的话最后只能收尸了啊。”
“所以……”中原中也闻言刚想说他自己过去把犯人抓回来的时候就被太宰治打断了。
“这个时候就要借助充满人类智慧的代步工具了~”
这腔调一听就觉得没什么好事。
太宰治抱起中原中也掂量了一下对方身体的重量和大小,接着就把他像放猫咪一样放进了自行车的车前置物篮里面。
“唔……果然还是有点勉强呢。”看着对方以一种扭曲姿势躺在篮子里的模样,太宰治忍不住发笑。
“你要是想早点死就直说,我立刻成全你。”
“那还真是令人感动,”太宰治乖乖把一脸愠怒的对方放在车后座上,自动坐在前座稳住车体,“那么,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与谢野晶子漫不经心地回应着,心底默默地想着终于能安静下来了。
两条腿踩着脚踏板,手指轻轻拨动车铃,背后是中原中也拽着自己衣服的力度,如果不是因为要赶路而较快的骑行速度,这会是一幅很温馨的画面,仿佛……
“真像送小孩子上幼稚园一样呢。”
“正常小孩子坐这个速度的车怕是要被你弄死……”因为和太宰治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中原中也掌握了特殊的保持平衡的能力,且这个能力在他变小之后依旧没有丧失。
“哎呀我难得和小孩子呆在一起这么久,总要让我有点在当爸爸的感觉嘛~”似乎是因为此刻的一切让他感到非常新奇,欠揍的话也说得更过分了,“中也,机会难得,叫一声‘爸爸’好不好?”
“谁会叫啊?!信不信老子把你打到叫‘爸爸’!”
一大一小坐在自行车上路过一条街道只留下一道残影,剩下的便是还未看清车上人样貌而一脸懵逼的路人老太太的惊愕表情。

“这和情报里说的不一样啊!”一名被尾崎红叶带的队伍打得屁滚尿流的敌人成员几乎是哭着哭诉,“你不是已经把港黑最厉害的战斗力解决了吗?!”
“是解决了啊!”一日之内干了两起出格事的嫌疑犯同样带着哭腔回应着队友,“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的谁知道会越打越凶啊QAQ”
原本计划让中原中也当天突然变小以扰乱军心从而进行打击的糟糕战法还是在对方以实力进行评判的基础上完全土崩瓦解,本身双黑里面突然少了一员这一点就已经让许多人认为该组织少了一大史诗级战力,但因为中原中也本身的骇人异能力依旧让各个组织瑟瑟发抖,而所谓枪打出头鸟也就在这个时间段出现了,对于那些对港口黑手党并不是完全了解的不知名小组织也就容易忽视该组织的另一个特点——干部不止一个中原中也,还有四个同样可怕的强者。
比如现在他们面对的这位尾崎红叶,约莫是为了不让军心动摇,再加上早上中原中也的遭遇让她觉得对方异常卑鄙,她现在非常生气,连带着金色夜叉的利刃走向也越发犀利起来。
“全员开火!一个都不要放过!”
在尾崎红叶的指挥下,枪声密集得完全不给对方说多余话的机会,愤怒归愤怒,她还是有留出不多不少的一手。
金色夜叉袭击到了方才哭着说话的两人,将两人赶进一处狭小通道时,她故意放走了那名情报里的嫌疑犯。
“哈啊……哈啊……”逃得快要没有力气的年轻犯人向前方走在这只够两人并行的狭窄通道里,走在这像迷宫一样的地方,死里逃生和与因先前自我膨胀而后悔的心情让他不由得唾弃起这该死的遭遇,“都说了我只能让目标体型变幼小其他一点用都没有了,还信誓旦旦地说这可以达到一个效果极好的机会,弄得我还好不容易对自己骄傲了一下,这不还是翻车了吗?!”
“所以你还是后悔跟错了队伍是吗?”
一阵好听的男声悠然传来,伴随着的是自行车轮胎压过路面的声响,太宰治随手又按了两下车铃,清脆的声响回荡在这狭窄的通道里,年轻男子猛然抬头的瞬间,才发觉自己走到了这条通道的尽头,而眼前这名鸢色眼的男子则骑着自行车堵住了他的去路。
年轻男子刚刚好不容易平定下来的心情又紧张起来,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并不像是黑手党的人,但对方那温润的笑容却让他万分的不寒而栗。
“不好意思,你是哪位?”
“一个普通的侦探社社员,仅仅是来解决委托工作而已~”
“所以……一个普通上班族来找我这个无名小卒来干嘛?”
“哦呀,您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委托者和委托要找的对象在我们这里不论身份地位都是上等贵宾哦~”太宰治的语气和他的笑容一样平和,“所·ä»¥·å‘¢ï¼Œæˆ‘来这里就是带我们真正的委托人来找您的呢~”
“我们是初次见面您不认识我很正常,但是这位,您应该是没有忘记的吧。”
太宰治把车往前移动了一段距离,露出了车后座的部分,后座上人的样貌完全映入年轻男人眼中的时候,瞳孔逐渐缩小,满脸诉说着心虚与恐惧。
中原中也以一种藐视的眼神扳动着自己的指关节,嘴角勾起嘲讽而带有危险的弧度,看似娇小的身躯却完全没有失去原先的气势,不如说在这个本身就胆小的小喽啰面前威慑力更可怕了。
“关于能够抓紧时机袭击我并且成功,我可以夸奖你这一点,至于后果,我现在就来告诉你。”
“等……等等!我知道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很不客气地把对方按在地上一顿揍的样子不禁摸了摸自己被中原中也揍过的脸颊,听着那位嫌犯的哀嚎都似乎回忆起了来自那攻击的痛。
过了几分钟,那名年轻男子便趴在地上宛如咸鱼一般失去梦想,中原中也拍了拍自己的双手,站在那人旁边活像个糟糕的不良小正太。
“呜哇真惨烈啊……”太宰治走近端详着对方的脸,看得出来对方并不比自己受到的力度大,但这么多击打都集中在身体上还是很吃不消的,“嘛,这样一来就能结束了~轻松,轻松~”
太宰治笑眯眯地蹲下身伸出一只手,然而却在看见中原中也的小脚丫时突然想到了什么,由此伸出手的动作也就停滞了下来。
“呐,中也,我说,”太宰治抬起头直视着中原中也的脸,“在这里解除异能,好像不太适合吧。”
“什么不适合啊?”还没反应过来太宰治话中含义的中原中也挑眉露出疑惑的表情,此刻他略显圆嘟嘟的小脸越发让人想捏一把。
“我是说衣服啦,毕竟中也变小的时候原先穿的衣服都变宽大了不是?现在要是突然解除异能的话,现在的中也穿着的衣服岂不是……”
瞬间脑内出现不得了画面的中原中也顿时愣住了。
“中也终于意识到了吗?”
“你……你先别碰……”
太宰治望着脸色难得慌张的中原中也,不由得升起了一阵逗弄对方的心思。
“一想到堂堂现任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在室外环境突然爆衣的样子,真让人期待。”
“期待个屁!给我住手啊!”发现太宰治的手越伸越长的中原中也干脆一把抱紧太宰治的手臂,得逞的后者便越发地放肆起来。
由于事态过于尴尬,尾崎红叶救星般的一通电话把芥川龙之介叫了过来,这令人哭笑不得的事件才真正得到解决。

“啊……好怀念中也变小时的样子啊,抱在怀里不仅手感好而且一点都不重,像猫咪一样真让人上瘾……”今日也趴在沙发上作咸鱼样的太宰治似乎进入了类似一日养猫终生想猫的状态,“啊那个小发璇,真想再摸一遍啊……”
“你这话听起来好像很不希望中原变回来啊,”国木田独步照例推了推自己的镜框,“况且听你的描述,昨天和港口黑手党对峙的家伙是一群乌合之众?”
“不,后来我仔细想了下,那群团伙的首领大概不算是个愚蠢的家伙。”
“这话怎么说?”
“国木田君可以仔细回忆一下昨天中原中也过来时的样子哦~”太宰治的语气轻松而平淡,却在说出下一句话时沉了下去,“也许你们都没有太注意到,中也那时候的脸色很差,他靠近我的时候,即使他的衬衫纽扣扣到了最顶端,但我还是看到了他发动异能最大化时那不详的纹路轮廓。”
“污浊……吗?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突然出现?”
“也就是说中也的身体情况被那家伙改变成了7、8岁的状态,而承受的能力强度依旧是22岁的程度,从年龄来看就能对比出中也对自身异能的控制力大小,所以才说……”
“那位首领也是个阴险的家伙呢。”
不寒而栗的感觉让两人对话的环境都下降了一度。
“所以中原是发现贴在你身边就可以避免事态发生才接近你的?”
“不,一开始他只是想单纯揍我,所以该说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天真呢还是喜欢坚持那愚蠢的逞强呢。”
“不管怎么说,中也真是个无比麻烦的存在啊。”
太宰治的语气变得慵懒却又有着不自觉的温情,听他讲话的国木田独步感觉自己被发了一袋大起大落的加量款狗粮。
翻了相册有好一阵的太宰治给备注为蛞蝓的联系人发过去一张图片,正好就是在中原中也坐在他怀里时偷拍的,标题“主动帮爸爸审阅文件的孝顺儿子”。
几乎是秒回的信息透露着要冲出屏幕的怒气,“下班给老子等着,今天一定要把你打到跪着喊爸爸。”
以一张照片为导火索,今日的旧双黑,依旧在进行着幼稚园小孩一般的斗嘴。
END.

深夜浏览了一下自己的lof主页,感觉自己写的双黑车怕是要把所有的play全部都用单向性转和原设全部都轮一遍x
没错,大概今天的我依旧只知道开车了x

突然500fo大感谢w
咸鱼作者在这里还是很咸鱼地到处欠债放飞自我x
唔。。。反正也欠了那么多债了早就放飞自我了。。。
但是作者处于实习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写东西也是事实所以这一次。。。要严格一点了x
咳嗯。。。所以点文继续吧x
评论里抽三个写x也说不定会全写x【根本没人要你写x
以上x
啊对了,cp可以定bsd太中,p5主明
暂时就这样wwww

【双黑太中】困倦黏腻

七夕节短车贺【x
*大概算是睡jian
*太中同居恋人设定
*道具使用有

近期车质量有点下降,请慎重上车orz
依然走评论

【双黑太中】上次的接龙车

emmmm。。。
是上次接龙搞事的开门车【x
因为接龙的长图被吞了所以来个混更【x
链接依旧见评论(o'ω'o)

哇第一次写g文好紧张qwq
本子超美貌给阿澪打call wwww
祝大麦诶嘿嘿*Ù©(๑´âˆ€`๑)ง*

冰淇澪🍦:

【本宣】太中同人本《PUZZLE》预售




-Staff-
文手:阿澪
封面/封底:阿摸
插图:散散、笑面猫 @米米笑 ã€LaSa @LaSa 
序言/校对:浅井 @浅井熙茉 
G文:雨小宿 @蘋果宿 
明信片:早餐 @蘋果餐 ã€ç¬‘面猫
代理商家:粮川公馆(只有这一家哟)





-预售信息-
预售时间:8月12日晚上八点——9月2日
预售链接:(请戳→)-淘宝-




-本子详情-
本子售价:30RMB
本子页数:110P↑
(本子收录)
1、PUZZLE
2、Murder on the Love Express
3、Murder on the Love Express番外:太中篇&敦芥篇(未公开)
4、DOUBLE
5、愛を吸う
6、Last Snow
7、最高の片想い(Last Snow番外)
8、Revive(未公开)
9、暧昧空间(G文)
【预售前五名随本赠送特典明信片两张,其余均随机赠送一张】





-关于场贩-
参展:CP20.5(CP2017sp)
地点:上海光大
时间:8月26日&8月27日(双日均参)
摊位:(详情请等待摊宣)
场贩数量:20本(希望能全部卖完)
场贩特别福利:赠送太中&敦芥特别明信卡片(只有场贩本赠送)
(摊主面基福利:只要来和摊主阿澪面基,就发放小零食小糖果~参展的大家记得来找我玩哟~)





【双黑太中】纠缠 (单向性转车注意)

*双宰x中也(♀) 纯车
*OOC
*黑时的叫太宰,武侦的叫太宰治
如能接受以上设定走评论x
雷者勿入雷者勿入雷者勿入

若想产粮,必先断粮